您尚未登录,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! 登录 | 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230|回复: 0

明代文人画家沈周:江南春雨杏花寒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0

听众

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5-4-6 21:12:37 |显示全部楼层

雷雨/文

  朋友闲聊,海阔天空。说到翁家父兄喜欢沈周,究竟为何?沈石田一介布衣,恬淡江南,敏感多情,不求显达,淡泊自守,师承家训,享年83岁,诗书画都堪称自成风格;说到倒霉蛋梵高也算家族显赫,至少还有一个情同手足的弟弟在艺术界多少算是个人物,经营了不少画家的作品,但对自己的哥哥虽然倾其所有,无微不至,但梵高自杀之前,只有一幅画卖了出去,年仅37岁就凄苦悲凉地离开这个世界了,虽然身后声名显赫,但这一切都似乎与梵高无关了。

  看沈周的山水,充满了温暖平和,他有一《落花图》,有文征明的跋文,画面清新雅静,境界开阔,风格细腻,淡淡的色彩渲染出凄迷忧伤的氛围。这也许是暮春时节,发生在寻常溪畔的凡常故事,落花如雨,一人静坐水边,对着落英缤纷,潺潺流水,神情落寞,心如止水。不远处木桥边,有一小童携着古琴缓步赶来。古琴尚未打开,主人的心弦已经是落花纷披,残红满地,脉脉流水,空自流淌,看似温和冲淡的寂寞中,缠绵悱恻呼之欲出,伤春悱恻尽在不言中了。沈周是一位生命意识特别强烈的人,他的《落花诗五十首》在这样的江南青草泛绿桃红柳绿时节读来,别有一种伤怀的意绪在。他说:“盛时忽忽到衰时,一一芳枝变丑枝。感旧最关前度客,怆亡休唱后庭词。春如不谢春无度,天使长开天亦私。莫怪流连三十咏,老夫伤处少人知。”沈周的伤心处是什么?是怀才不遇?是佳人难期?是韶华易逝?是人生荒诞?是生死荒芜?是无人会登临意?今日残花昨日开,为思年少坐成呆,一头白发催将去,万两黄金买不回。有药驻颜都是妄,无绳系日重堪哀。此情莫与儿曹说,只待儿曹自老来。参透生死,看破红尘的沈周,把自己的生命体验无尽感慨都融进了自己的诗书画之中了。他的《京口送别图》,作于1507年,此时的沈周已经年过八旬,他送别的故人是老友吴宽,垂老送别,也许就此别过此一生的峥嵘往事少年情怀,就此别过多少次的把臂长谈小酌尽兴,但画面平静克制,江面空阔,波平浪静,天高云淡,木叶萧疏,送行人船头挺立,款款长揖,重逢日远知年老,恋别情长与路增。高山流水,心中萧瑟,温情依依,秋水长天。

  沈周拥有自己的竹庄,除了他的《天池亭月图》,还有他的《有竹庄赏月图》。沈周所写的诗颇有风致,有些诗作豪放挥洒,直追太白东坡,大可玩味:少时不辨中秋月,视与常上无个别。老人偏与月相恋,恋月还应恋佳节。老人能得几中秋,信是流光不可留。古就换人不换月,旧月新人风马牛。壶中有酒且为乐,杯巡到手莫推却。月圆还似古时圆,故人散去如月落。眼中渐觉少故人,乘月夜游谁我嗔?高歌太白问月句,自诧白发惊青春。青春白发固不及,豪卷酒波连月吸。老夫老及六十年,更向中秋赊四十。有人说,沈周曾经沿江而上,抵达武汉三镇,登临黄鹤楼头,题壁一首,尽兴而去,诗是这样挥洒的:昔闻崔颢题诗处,今日始登黄鹤楼。黄鹤已随人去远,楚江依旧水东流。照人惟有古今月,极目深悲天地秋。借问回仙旧时笛,不知吹破几番愁?有人惊呼:“此必仙也,何不凡如此!”也有人说,沈周从无去过武汉,但范仲淹据说也没有到过岳阳楼啊。

  沈周是一纯粹的文人,而翁同龢则身在宦海,沉浮经年,甘苦自知,他为何会痴迷沈周如斯?他要从沈周的书画中汲取怎样的力量寻求怎样的慰藉?翁同龢说,我是江南人,自爱江南画。1877年11月,翁同龢自京城南归,途经沪上回常熟老家。在沪上暂停,他去拜望海派画家也是古董商人张熊,看到沈周绘制文征明补成的一幅长卷,爱不释手,次日再去观赏,画卷看上去“沈多文少,文跋称格局已具,特加点缀耳。真是剧迹。”翁同龢愿出价250元银圆购藏,但双方没有谈拢,翁同龢怅然而去,只得托人再从中斡旋。两年后,此长卷终于到了翁同龢手中,翁同龢自是喜不自胜,“展之而喜”之状,溢于言表。翁同龢敬仰沈周的人品画品,自不待言,更因为翁心存与翁同书、翁同爵都喜欢沈周,翁同龢摩挲沈周书画,追思父兄在一起的旧日时光,深夜独坐,情思绵绵,其间情愫,唯有自知。当年,翁同书曾经兴致勃勃地向翁同龢说起沈周的《吴中山水册》,说起沈周出自苏州相城,与常熟翁家的始祖景阳公有同乡之谊。《吴中山水册》是沈周年过六十之后的精品,一幅画,配一首诗,都是太湖流域景致,其中有画虞山与尚湖的,水天空阔,冈峦苍茫,堪称绝品。1881年春,翁同龢居然在琉璃厂不期而遇,叹为奇绝。翁同龢购置之后,反复把玩,视若珍宝。1903年,被编管在常熟的翁同龢在父亲的忌日,侄孙多回来祭奠团聚。祭拜之余,翁同龢带领侄孙们观瞻《吴中山水画册》,想念父兄在世之时的其乐融融离多聚少老泪婆娑情难自已,他特意撰写长篇跋文,记述此事。这样的异代知音,沈周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欣慰莫名的吧?

  据说,在2010年,沈周的《松窗高士图》立轴被北京九歌国际拍卖公司以1.523亿元的高价落锤,成为当年度十大最贵艺术品之一,更有人说,沈周的画升值空间可期,这也只能是拭目以待的事情了。也有人说,沈周的画,鱼龙混杂,赝品多多,很难分辨,有人从中上下其手,拨弄渔利,也属正常。但沈周在身后遇到了翁同龢父子这样的知音,也是幸事。梵高到了巴黎之后,画风为之一变,巴黎毕竟是艺术之都,更加上梵高到了巴黎,生活条件大为改善,至少不再为一日三餐发愁,但单纯固执的梵高面对高更、塞尚,还有作家左拉等,鱼龙混杂的艺术圈子,他的交往能力的匮乏再度显露无疑。梵高逃离巴黎,去了普罗旺斯,去了厄尔,在这里,他的艺术达到了巅峰,而他的神经也陷入了疯癫,他终于无法与这个世界妥协,开枪自杀,时年37岁。梵高的画,有油画,也有素描,有静物,有肖像,有风景,当然也是价值连城了。梵高似乎没有诗集,但他的艺术思想也许都在他与弟弟的通信中了。

  (作者系出版人,一级作家,中国作协会员,江苏省作协理事,南京评论家协会副主席,出版著作多部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GMT+8, 2018-12-17 15:08 , Processed in 0.08236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回顶部